.:.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种马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种马
梁先生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3437
威望: 307 點
金錢: 14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12-12


种马



第一章初尝鸭滋味



  在家乡,种马是被调来专门和母马配种的,所以种马一般都是经过严格的挑选,不但是马群中最优良的品种,而且拥有最强健的体魄。



  在家乡,通常一匹种马的价格相当于十匹普通马的价格,牧马人都为拥有几匹健壮的种马而自豪。



  我们现在也被人称之为种马,我们同样是通过各种测试被精挑细选来的!当然,种马只是那些淫荡的女嫖客们对我们这种男人的戏称,社会上也管我们这种男人叫鸭子或男妓,文明一点就是舞男。



  我本人觉得叫种马似乎更贴切些!不错,我们就象专门和母马配种的种马一样,要不停地利用自己健壮的身体和粗大的阴茎去和无数各种各样的来这里寻欢的女嫖客交配,不管她是老是小,是美是丑,我们都要以十二分的热情去伺候她们,满足她们。



  原来总听人说,男人做鸭子,那是一举两得的事,又可以玩女人找刺激,又可以赚钱。这种想法一直在我当鸭子之前都是如此,可是当我真正成了一名鸭子后,我才知道,男人做鸭比起女人做鸡来,真是难上不知多少倍!



  这个世界上,到处都可以看到做鸡的女人,只要你有钱,一挥手就是一大堆,胖瘦美丑任你挑,但是你要想找个做鸭的男人,那你可得通过点关系才行了!你只有进了这个圈子,才能了解到这些做鸭男人的哀与乐。



  这个世上本就是鸡多鸭少,而且由于生理原因,做鸭通常比做鸡的收入高出很多倍,因为男人永远是“付出”,而女人永远是“吸收”!一个好的鸭子,每天所喷射的“高蛋白”比一般正常男人半个月的还多,如果你自觉没有这个能力,那么,我奉劝你最好别做鸭子!当然,你没有超强的能力,鸭馆的馆主也不会选上你。



  我是个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生,当初在学校高谈阔论的时候,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那些有钱女人消遣解闷的玩物!



  世事无常,经历了这些年的风风雨雨,我有种迫切的欲望,想把自己这么多年来的酸甜苦辣统统倾诉出来,让还未做鸭但很想做鸭的男人们能有所了解吧……在西街十字路口的地方,有一家叫“陌生人”的酒吧,这里的顾客多半是失业的演员和下班休息的白领。



  店里色调阴暗,多呈灰黑色,音乐异常缠绵,如果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走进来,你会突然感到这里似乎就是为你而开的,你会觉得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和你一样不走运的人,你的心情会在顷刻间变得好了起来。



  这也许就是我爱来这家酒吧的原因吧。说真的,我大学毕业后,只身来到这个被人们称之为创业者的乐园的城市来,本想通过自己的才学干一番事业,可是成功者永远只是少数,而我恰恰就成了成功者脚下的一块垫脚石。



  我的信心和勇气被彻底击败了,我所能做的,就是甘愿被踩在脚下,忍声吞气为成功者工作,如同行尸走肉。每天唯一的快乐就是能到这个酒吧来坐上一坐,喝两杯啤酒。



  今天我与往常一样,下班后走进酒吧,在有些粗犷风格的吧台旁坐下,把脚搭在光亮的脚架上,轻轻地把手放在吧台上。



  “喂,罗得,给我来杯啤酒。”这里的酒保我都认识。



  “荣哥,你来了!”每次罗得都会礼貌地给我来上这句问候。



  他的手脚很快,啤酒马上就推在了我的面前。我拿起喝了一小口,习惯地浏览着酒吧里的人群。有很多落单的人在这里消磨时间,他们捧着酒或饮料盯着他人或吧台对面镜子里扭曲的身影发愣。这个时候,我心情就会好多了,因为这个世界还是有很多和我一样落寞孤寂的人。
TOP Posted:2018-01-19 19:59 | 回樓主
梁先生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3437
威望: 307 點
金錢: 14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12-12


  忽然,距我左边两个圆凳,有个女人吸引了我的注意,因为我发现她一直不时地用眼睛瞟向我这边。她穿了件及踝的长貂皮大衣,头戴相称的西班牙阔边帽,这种打扮的顾客,在这里是很少见的!我在想,制成那件大衣不知需要杀死多少只貂。



  我从镜子里打量这个女人,鳄鱼皮的皮包,纯金的don-hill打火机,金色滤嘴香烟,钻戒和钻石项链,都显示着她是个极其富有的女人。她留着长指甲的双手让人知道她并不年轻,她的脸孔被阔边帽遮了大半,再加上一副特大号的墨镜,很难看出她的长相。



  我正猜测着她的年龄时,她忽然拿出一张票子放在吧台上,然后扣上皮包,向我这边走来。



  我心里陡然慌了起来,我有种预感:她是来找我的!



  “五百。”她说。声音有点粗。



  “什么?”我吃惊地看着她,太直了吧!



  “五百。”她又耐心地重复一遍,“五百块。”我被弄晕了,怎么回事?难道她是个过了气的妓女在兜售着年华已老去的肉体?



  “我很荣幸!”我笑着说,“你看我象付得起五百块的人吗?”“笨蛋,”她说,“你看我像是需要五百块的女人吗?”我再次愣了,“你……你要付五百块?”我的声音有些颤抖,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出的鬼话是真的。



  她居然点了点头:“愿意还是不愿意?”



  我这后半生都在奇怪当时为什么一点都没有犹豫,就一口答应了。



  “哪里?”我颤抖地说。



  “你那里。”她幽深的眼光让我无可回避。



  我一时不知所措:“我……我得去打个电话……”“去打吧,”她说,“我等你。”我走到墙角,拿起了公用电话,“喂,吴深吗?我是云荣啊,你可不可以马上把房间让出来?”我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作贼心虚。



  “什么?阿荣,我不懂你的意思?”吴深问。



  “我需要用一个小时,马上就要!现在也解释不清,以后告诉你!”我有点讨厌他那喜欢东问西问的毛病了。



  “你今天是怎么了?好吧,如果事情真的那么重要的话……”吴深不快地说。



  “还有,”我说,“你能不能六点钟去『大峡谷』等玉儿,我约了她在那吃饭的。”“什么?到底有什么急事?你连玉儿都不顾了?”吴深有点吃惊地问。
TOP Posted:2018-01-19 19:59 | 回1樓
梁先生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3437
威望: 307 點
金錢: 14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12-12


  “我……我以后再解释,我会六点半或晚一会去那里和你们碰面。宵夜我请!”“你他妈在搞什么?好了,我帮你了!”吴深笑说。



  吴深是和我一同租房的好友,我知道他一定会去,因为他一直在心里暗恋着玉儿,还当我不知道吗?



  回到吧台,那女人已喝光了我的啤酒,正在吃着橄榄和草莓。她见我回来,便说:“我们走吧。”说着转身走在前面。



  我掏出为数不多的钱结了帐,快步跟了上去。我心里在嘀咕:“我怎么就这么听话?我他妈犯贱来着!”在计程车里我们只交谈了两次。快到我家时我忍不住问她:“你去『陌生人』干什么?”尽管我这句话问得似乎有些多余。



  “视察。”



  “为什么选上我?”我又忍不住问。



  “你看起来很干净。”她头也没回地淡淡说。



  很干净?她把我当什么了?



  车子很快就到了我和吴深合租的那栋楼房前,这栋房子虽然老式,但靠近海边,空气却十分清新。



  “不错。”她下了车望了周围说。



  我却想,等你看了房子里还说得出这句话吗?上了三层楼梯,才到了我们的房门口,我见她已有点气喘了,便笑着说:“房子是老了点,没有电梯。”她不置可否。真不知道她大大的墨镜后面那双眼睛此时是什么神情。我打开了房门,让她先走了进去。



  她打量了一圈说:“上帝!”



  我有些尴尬,但很坦然地说:“这不是个好地方。”“不是个好地方?”她说,“这根本就不算是个地方!”我的脸不由红了起来。可是,她还是脱了帽子和大衣,小心翼翼地放在椅子上。我心里嘀咕:“嫌地方不好吗?干吗不走!”她终于摘下了墨镜,我也终于看清了她的长相。她大概有四十多岁了,长得并不漂亮,可是发型是经过美容师精心设计过的,使她比原来的样子好看得多,看起来是那样的高贵。我期待隐藏在她那茶色毛衣里的胴体也是经过有氧舞蹈和皮肤按摩保健的滋润,而能跟她美容过的脸相匹配。



  她的脸很光滑,眼光很利,脸型略圆,丰满的嘴唇散发着成熟女人诱人的气息,染成赤黄色的头发波浪似地披下来,细圆的脖子,宽宽丰厚的肩膀,略显肥大的乳房高高地挺在毛衣下面,尽管我知道她一定是用了丰胸奶罩,不然以她这么大岁数的女人,乳房即使很大但也不会这么挺。



  她泰然自若地看着我,轻松地问:“还可以吗?”“一流的。”我知道女人喜欢赞美。



  “你的嘴可真甜,”她摸摸我的脸颊说:“有没有喝的?”“红酒。”“有没有好一点的?”“事实上,”我说,“那是我这里最好的法国红酒了。”她笑了笑说:“那好吧,我去洗个澡,你把酒准备好。”说着就进入了浴室。



  我忙把酒打开倒进酒杯,坐在沙发上听着浴室里的水声想:“她的裸体会是什么样的呢?”忽然她在浴室里叫起来:“你叫什么?”我大声回答:“我叫云荣,你叫我阿荣就好!”她又叫道:“阿荣,你不来洗洗吗?”我心里一跳,犹豫地说:“现在吗?”她在里面笑了起来:“当然,怕羞吗?”
TOP Posted:2018-01-19 19:59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