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转载:女友芝芝从夜店开始的故事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转载:女友芝芝从夜店开始的故事
酥了个酱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96
威望: 14 點
金錢: 132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07-14


转载:女友芝芝从夜店开始的故事



女友芝芝从夜店开始的故事(一)
作者:yahiko。


    最近因为课业上的表现不错,获得老师的邀请,以系上的名义去国外进行学术交流两周,但其实是上午上课、下午放风,晚上自由行动的低密度行程。芝芝知道后当然是有点低落,毕竟有两周见不到面,好在现在科技发达,有网路视讯总是聊胜於无。虽然比较像是旅游团,事前的准备还是花了一点时间,到了出发前,芝芝突然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夜店。

    「夜店?就我们两个人?」。

    「是我朋友邀的啦,之前跟你提过在戏剧系的课认识的外聘讲师,在当舞台
剧演员的鱿鱼丝,还有那堂课的一些朋友大概四五个吧。想说你要出国两个礼拜,
出发前放松一下,而且你一起来也比较放心吧?」。

    「好像有道理??」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去夜店这种地方,不过既然芝芝那么为我着想,就陪她去一下也无妨。约定的当天晚上,和芝芝简单吃了点晚餐后,一起骑着机车到夜店。在附近停好车,走到门口,芝芝的同学们已经到齐了。

    「芝芝很慢耶。」其中一个女同学开玩笑地抱怨。

    「不好意思嘛,找停车位花了一点时间,这是我男朋友」。

    「大家好。」这个交友圈的人我比较不熟,所以客套了点。

    「你好,我是鱿鱼丝。」一个相貌算是中等、身形稍微修长,但给人一种散发着舞台魅力的男子跟我握手。之所以叫鱿鱼丝这个名字,是因为他姓曾,忘了什么时候有个朋友总是喜欢用大舌头的方式叫他「曾曾」,接着就演变成同名的鱿鱼丝产品,之后就沿用「鱿鱼丝」这个绰号了。从他跟其他人的互动看起来,果然是受过演员的专业训练,不但可以很自然的混熟,过程中不时显露适当的表情和动作,接话的时机也很精准。如果用在追求异性身上,一定是情场老手。

    我也留意了一下芝芝跟鱿鱼丝的互动,不知道是否因为我在场,所以芝芝有比较保持一点距离,被鱿鱼丝一个带点性暗示的笑话逗得哈哈大笑时,原想伸出手去搔鱿鱼丝的腋下,但立刻意识到这样太亲密而收回来。这个举动让我觉得他们应该是相当熟识的朋友,鱿鱼丝也注意到芝芝的行为,接下来的言谈就没有那么大的尺度。

    进到夜店,大家找了一个跟舞池距离不算远的位置坐下,点了些酒精饮料,边喝边聊。期间有些人就跑进舞池里配合音乐扭动身体。我自己是对於跳舞没么兴趣,所以就待在位置上喝着饮料,偶尔回应一下芝芝朋友们怕我无聊而问的无聊问题。偶尔芝芝也会跟朋友一起进去跳舞,不过都没有什么比较异常的状况发生。结果就是我喝的酒是其他人的两三倍,到最后稍微有点茫了,意识开始模糊。

    这时候芝芝刚从舞池回到座位上,看到我的样子,摇了摇我肩膀问我还好吗?

    我原想说还好,但吐出来的字句变成没什么意义的声音。芝芝看我这样,也就留下来陪着我。过了一阵,鱿鱼丝也回到座位上,跟芝芝边喝边聊。应该是看到我意识不太清楚,他们的互动又变得比较热络一点,不时有芝芝出手打鱿鱼丝肩膀、鱿鱼丝伸出手指戳芝芝脸颊的情形。

    这样打闹了一阵,两人稍微安静下来,喝着自己的饮料。此时其他友人离开舞池,过来问说要出去透透气,要不要加入。芝芝指了指倒在一旁的我,摇摇头;鱿鱼丝见状也跟着说留下来陪芝芝,於是其他人就往门外走了。又聊了一阵,话题转到舞台剧的剧本。迷茫间我依稀听到他们两个对其中一场男主角对女主角的告白戏码有高度共识。但接下来芝芝就忽然一阵惊呼,然后很大力的往鱿鱼丝大腿上打了一下。

    「干嘛忽然咬人家耳垂啦」。

    「我想说示范一下嘛,剧本写出来就是要演的,不是吗?」鱿鱼丝的语气虽然无辜,但其中的轻浮跟调戏却表露无遗。

    「少来,明明就是故意吃我豆腐」。

    「你打我打这么大力,我才是受害者吧,你看腿都红了」。

    「好啦好啦,给你呼呼一下,可以了吧?」芝芝往鱿鱼丝的大腿伸出右手,但这一次是慢慢地抚摸。

    「芝芝真厉害,手好像有魔力一样,马上就不痛了,还让我的心扑通扑通的 跳。」鱿鱼丝抓住芝芝的手腕,往自己的左胸靠过去。由於位置的关系,让芝芝的身体有点往鱿鱼丝胸膛靠过去。

    「哇,心跳得这么快,是有心脏病喔」。

    「不是心脏病,是靠近你就会被你吸引的病。」这哪们子的朋友间对话,根本是调情了吧。

    不等芝芝回话,鱿鱼丝突然伸出另一只手将芝芝的下巴抬高,对着嘴吻了过去。由於瞇着眼加上方向不顺,我看不太清楚芝芝的表情,只感觉芝芝没有什么太过惊吓的抗拒表示。「嗯~」芝芝的鼻息哼出声后,才用另一只手把鱿鱼丝推开。

    「你真大胆耶,我男朋友在隔壁你还这样」。

    「这哪有怎样,我们只是在複习上次课程的吻戏部分啊。」鱿鱼丝还是一派理所当然的样子。

    「最好是啦!」芝芝的发怒感觉起来更像是撒娇。

    「有什么办法,这一阵子都只能在脸书上跟你亲亲,当然想要真的亲一下嘛」。

    脸书?难不成芝芝跟他都在网路上调情?真不愧是演员啊,不只是当面会把妹,网路上的功力也很厉害。不对,我干嘛佩服他,芝芝是我女友耶。可是听到这样的对话,我更好奇他们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关系,也就是说,芝芝该不会已经被他吃掉了吧?。

    「去亲你女朋友亲啦」。

    「她没有你好亲嘛,你的嘴唇就像海绵蛋糕一样,让人想先用嘴唇轻轻的亲过一遍,然后再大口吃下去」。

    「人家有男朋友了,才不给你吃」。

    「那我就在他面前咬一口。」鱿鱼丝再次吻上芝芝的嘴,这次还加码将舌头伸进去,和芝芝的舌头打架;他的左手从芝芝的领口往下直接进攻,隔着胸罩爱抚着芝芝的胸部。芝芝除了一开始有点担心被我发现,眼神往我这边飘过来之外,瞄到我还是像睡死一样倒着,就放心地继续接受鱿鱼丝的服务。接着鱿鱼丝往芝芝的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听不清楚,但芝芝听完后,便将手伸向鱿鱼丝的裤子,解开裤头的钮扣后,摸了进去。鱿鱼丝全身抖了一下,舒服到大呼一口气。

    「对??就是这样,要记得表现出挑逗的情欲,摸的节奏要配合呼吸??」

    什么鬼啊,明明在吃我女友豆腐,搞得像上课教学?。

    「很好??你要感受我的手在你胸前的温度,还有充满爱意的抚摸??然后用你的手回应在我身上??」芝芝就像接受老师指导的学生一样,非常地听话。

    「接下来是眼神,你要用一种妩媚的,内心因为在男朋友身边跟其他男人有亲密接触的罪恶感,然后伴随而来的刺激与兴奋,变成渴望享受背叛的快感的眼神看着我??」。

    「然后把手伸进你自己的小穴里??」接着鱿鱼丝再一次吻上芝芝的嘴,不让芝芝因为自慰的呻吟声引起其他人或是我的注意,另一边扶着芝芝的手,引导她摸着自己的下体。由於是在公开场合跟我的面前,芝芝很快就来到了高潮,还来不及享受后续的余韵,芝芝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中断了两人的动作。芝芝接完电话后,先把自己的服装整理好,接着过来把我摇醒。

    「宝贝,我朋友他们说要去吃宵夜,你要不要一起去?」。

    「嗯??好??肚子有点饿,我刚刚好像睡着了。」我故意装成刚睡醒的样子,还伸了个懒腰,还好夜店里灯光昏暗,不然我硬梆梆突出一块的裤子马上就会被发现了。

    宵夜店就在附近,大夥吃喝一阵,醒醒酒后,就各自解散回家。我送芝芝到她的宿舍楼下,因为隔天是早班机,行李还有些要再次确认,没办法上去陪她。

    抱在一起吻别的时候,我的脑袋里仍然是刚刚夜店中她跟鱿鱼丝爱抚的场景,於是就被芝芝发现了。

    「宝贝你硬了耶」。

    「对啊,可是明天就要出国了,有两个礼拜不能抱你」。

    「好可怜喔,你只能自己解决,不可以在那边乱搞喔」。

    「我才不会乱搞,我比较担心你那么漂亮,会不会有苍蝇来缠你」。

    「应该会有喔,你不在两个礼拜,我那么寂寞,只好找一些帅哥来陪我抱我啰」。

    「是吗?那我看那个鱿鱼丝好像就没机会了吧?他没有很帅啊。」我故意提他的名字。

    「鱿鱼丝没有很帅,可是他不会像你那么没经验呢。」说完这句话,芝芝忽然脸红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意识到这句话的弦外之音,还是也想起了刚刚在夜店里的状况。

    「经验?你怎么知道?」。

    「就??之前上表演课的时候,他很厉害啊,跟同学示范扮演情侣时演得超好,哪像你常常不解风情。」芝芝有点慌乱地把话题圆了过去。

    「好啦,你早点回去整理行李,明天不要睡过头,知道吗?」芝芝给了我一个吻后,转身上楼。

    哎,看到那么香艳的场景,都睡不着了,怎么可能睡过头。我不在的两个礼拜,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女友芝芝从夜店开始的故事(二)。

    抵达交流地点的第一天,因为时差没有调好,导致作息有点乱。同学们整理好行李后相约出去逛逛,我则是待在房间休息。算了一下时间,芝芝那边虽然有点晚,但应该还没有睡,於是打开电脑的视讯软体,想说跟芝芝报个平安。

    「有听到吗?」测试一下声音。

    「有~你怎么一个人在房间?」。

    「时差没有调好,先休息一下,其他人跑出去逛街了」。

    「这么可怜喔,帮你呼呼一下。」芝芝对着镜头做出吹气的动作,但是听到呼呼,我想到的却是她之前帮鱿鱼丝的呼呼。萤幕里的芝芝,专着一件略显性感的睡衣,黑色细肩带、带有蕾丝的薄纱,姣好的身材若隐若现,带点慵懒的神情更显妩媚。

    「哇穿这么性感,看了会想扑上去耶」。

    「哈哈让你看得到吃不到」。

    「脱一下给我看嘛」。

    「不要勒。诶有朋友也要视讯,先这样啰,掰掰。」芝芝说完就下线了。唉!

    才聊不到五分钟吧,平常相处习惯了,没想到分开之后才特别想念,倒是芝芝似乎适应得很好,没什么特别不习惯的。但我转念一想,不知道跟她视讯的人是谁?

    接着又想到,芝芝穿的那么性感,要是跟她视讯的人是男的,不管谈什么都没办法专心吧,说不定上半身保持镇定,下半身必须把裤子脱光才能透气呢。怀着胡思乱想的心情,看了一会电视节目跟上网,还是忍不住传讯息问芝芝。

    「聊完了吗?」。

    「刚聊完,有点累。」芝芝过了三分钟才回我。

    「聊什么会这么累啊?」。

    「没啊就讲讲话聊聊八卦这样」。

    「是喔跟谁啊」。

    「鱿鱼丝啊。」什么。

    「那……那你就穿这样跟他视讯喔?」。

    「对耶好像有点太性感了,不过没关系啦,之前上课的时候,也有穿得差不多的样子。你嫉妒啰?嘻嘻」。

    「才……才没有忌妒,我女朋友身材好,他能看到是他的眼福。」说这段话的时候滋味真是複杂,一来是的确喜欢让芝芝给别的男人欣赏,但这个时间点又好像是要故意装大方。总之就是觉得怪怪的。

    「真的齁,那我再多露一点给他看好吗?」芝芝故意挑逗我。

    「你想怎么露啊?」。

    「嗯~刚刚他就说我这样穿很漂亮,叫我靠近镜头,让他看我的锁骨」。

    「然后他叫我把身体弯下来一点,可以从锁骨往里面看。我就骂他色狼,他说又没有关系,说我的身体那么美,就算被骂也要多看几眼。接着他叫我把肩带脱下来,说很想从肩膀一直亲,亲我的锁骨,然后往下亲我的胸部」。

    「他叫我把手放到胸部上,摸给他看。他说我这样好性感,他身体好热,就把衣服脱了,他的身材线条很漂亮,有一点腹肌。我看到他的身体,自己也觉得越来越热……」。

    「然后他突然就不说话了,一直看着我。我觉得他的眼神有很强烈的欲望,想要佔有我的欲望,我另一手也不知不觉的往下伸进内裤里,开始叫出来……」。

    「他站起身,把裤子脱掉,鸡巴已经很硬了,长长的,比你的粗……还有一些黏液在上面,好想……好想吃……他的龟头大大的,插进来一定很舒服……」。

    「他就这样站着对我打手枪,我也……我也忍不住把睡衣脱掉……当他射在

    萤幕上的时候,我也好想这样被他射……」。

    「诶你射了没?」芝芝突然传这个讯息,让我瞬间出戏。

    「射……射了」。

    「哼,让你先累一点才不会乱来,虽然是帮你服务,但也只能这样啦。」原来芝芝早就知道我在想什么,真是贴心。

    「那你怎么办?我回去再好好补偿你嘛」。

    「真的喔,期待你的表现啰~对了,下个礼拜鱿鱼丝有演出,我会去看喔。因为是在外县市,又是晚场的,就住一晚再回去啰」。

    「喔喔,好。记得穿漂亮一点。」不知道为什么,脱口而出这句话,感觉就像我把芝芝推给别人一样。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只好照办啰,晚安~」。

    接下来几天,交流的过程都算顺利,下午开始的行程更是重头戏,跟负责接待的学生、老师到处走走逛逛,回到旅馆都相当晚了,更别提因为时差的关系,连和芝芝视讯讲句话都没办法。一开始芝芝还会因为视讯没接通抱怨几句,后来大概也知道机会不大,就改成简讯聊天。

    这阵子的话题大概都是日常生活,但因为舞台剧演出的关系,鱿鱼丝出现的频率多了点,而且芝芝提到他时,就算是只有文字,也能感觉出一种亲暱的感觉,让我心里有点吃醋的感觉。芝芝出门的那天,我这里刚好也是假日,同学们相约去比较远一点的城市走走,我找个了藉口留在房间里,心里总是有个好像会发生什么事情的预感。正当这么想的时候,手机忽然传来芝芝的视讯要求,点开之后却是一幅奇怪的画面,有些线条稍微遮住萤幕,画面也有规律地晃动,芝芝也不在画面里。看起来应该是不小心碰触到了吧?我便把视讯关掉。我传了封讯息过去:「到哪啦?」过了约半小时吧,芝芝才回传。

    「刚上客运,等等会去后台打个招呼,顺便拿个东西给鱿鱼丝」。

    「拿东西?」。

    「好像是一盒面膜还什么的,说那边一时找不到。」果然是演员啊,这么注重保养。传完讯息后,我又躺在床上睡了一下。醒来发现过了一个多小时,芝芝应该到了吧?打开手机按下视讯通话,等了一阵子之后,接通了,但画面还是跟刚刚的差不多,又是放在包包里不小心按到。

    这一次要清楚的多,袋子的格线只有影响到萤幕的边缘,只见场景已经是在剧院内部,有些工作人员来来去去的,然后一个转弯,芝芝进了一间休息室。原本吵杂的声音瞬间消失,看来是有隔音的效果在。芝芝顺手把包包放在化妆桌上,

    自己则是坐进沙发里,把面膜交给鱿鱼丝后,两人开始聊起来。运气非常好的是,镜头被调整成一般照相的角度,也就是用手机背面的镜头视讯,不会被发现。

    我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鱿鱼丝一开始就贴着芝芝的身边坐下,没讲几句话,就伸出手把芝芝揽进怀里,另一只手直接往芝芝的裤子里进攻。

    「讨厌啦……会被发现……」。

    「不会被发现的,这里有隔音设施,外面听不到,开演前还有两个小时,不会有人来的」。

    「你……好坏……趁人家男朋友不在……做坏事……」鱿鱼丝揽着芝芝肩膀的手,改变方向,隔着衣服开始揉起芝芝的胸部。

    「我是在做好事,他没办法陪你,我来陪你,而且我们上次在夜店的练习还没有结束,我要好好检验一下」。

    「阿~」芝芝的身体忽然抖动起来,没想到这么快鱿鱼丝就让她第一次高潮了。

    「好啦,让我们继续剧本吧。还记得剧情跟台词吗?」。

    「嗯……我是男主角的粉丝……」。

    啪!鱿鱼丝往芝芝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不是男朋友,是我的名字」。

    「好……我是鱿鱼丝的粉丝,很喜欢你的表演,所以主动来认识你,之后就……渐渐对你有感觉……想被你抱……被你佔有……」。

    「那你男朋友呢?」。

    「没有关系……男朋友还是男朋友,鱿鱼丝就是鱿鱼丝……嗯……」芝芝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把鱿鱼丝的裤子解开,主动张开嘴帮他口交。

    「嗯~不错,很舒服,技术越来越好,你男朋友应该要感谢我,把你训练得那么好,再多用点舌头……」画面中,鱿鱼丝闭上眼,头向后仰躺在沙发上,裤子退到膝盖,双腿打开。一袭白色洋装、模样十分清纯可人的芝芝,则是跪在鱿鱼丝前,一手握着他的鸡巴套弄,嘴巴含住他的龟头,发出啧啧的淫靡声响,与清纯的模样形成强烈对比。

    「好了,把内裤脱掉,坐上来吧。」鱿鱼丝用命令句的方式说着,芝芝也顺从的听话照办。隔着一片大海、身在远方的我,除了睁大双眼看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办法。

    芝芝先是跨到鱿鱼丝身上,俯身下去舌吻;鱿鱼丝则是一手扶着芝芝的背,一手摸着芝芝的胸。芝芝没有把内裤脱掉,而是开始动起腰,隔着内裤前后摩擦 鱿鱼丝的鸡巴。

    「喔……快……脱掉内裤……我要进去……」鱿鱼丝的声音断断续续,感觉得出来芝芝带给他的刺激很大。

    「嘻嘻,先不要给你,我要先测试看看你的诚意」。

    「什么……诚意?」。

    「两个礼拜后不是你生日吗?如果你能留给我陪你过,那我就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你」。

    「好……你说的……阿……要射了……」芝芝听到这句话,便离开鱿鱼丝的身体,坐到一旁,用手迅速套弄鱿鱼丝的鸡巴,再将嘴吧把鱿鱼丝的鸡巴整个含住,最后将射出来的精液全部吞下。

    射完的鱿鱼丝忽然将芝芝扑倒在沙发上,该不会是想反悔,直接吃掉芝芝吧?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鱿鱼丝手脚俐落地把芝芝的内裤脱掉,用嘴吧舔着她的小穴。

    「阿……好痒……嗯……好舒服……」。

    「换我来帮你服务,接下来是舌头啰」。

    「喔~伸……伸进来了……好厉害,就是那里……好软……」芝芝将鱿鱼丝的头紧紧地往双腿深处抱着,脚趾也弓起来,身体的反应说明现在受到的刺激非常巨大。

    「阿……要……要去了……阿……」芝芝说完这句话后,整个人摊软在沙发上喘气。鱿鱼丝抬起头,把芝芝拉近自己,再一次俯身去亲芝芝;芝芝则伸出双手环抱着鱿鱼丝的脖子,热切的回应着。此时传来一阵敲门声,是剧院的工作人员提醒开演时间快到了。鱿鱼丝和芝芝才依依不舍地分开,整理好各自的衣服。

    看到芝芝往包包的方向走来,我赶紧把通话切掉,以免被发现。虽然说芝芝还没有被鱿鱼丝得逞,但很明显只是时间迟早的事情,所以在我的心里,失望没看到春宫秀的心情,跟看到芝芝主动挑逗鱿鱼丝的兴奋感可说是不相上下。从刚刚的对话来判断,鱿鱼丝的生日是我回国之后,如果到时候鱿鱼丝真的有本事不让他女友陪他过生日,芝芝的身体一定会被他佔有。於是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莫过於那一天要如何亲眼目睹现场。


    字数限制,最后一章稍后发出来
TOP Posted:2018-01-20 18:32 | 回樓主
东皇公子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61
威望: 8 點
金錢: 70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3-14


1024
TOP Posted:2018-01-20 18:38 | 回1樓
酥了个酱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96
威望: 14 點
金錢: 132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07-14


感谢大大通过审核,现在放出最后一章。
  女友芝芝从夜店开始的故事(完)。

    接下来的几天过得很快,也没发生什么事情,一行人搭上飞机,顺利平安地回国。一出关,就看到芝芝穿着一袭亮丽的黄色洋装来迎接我,还搭配一顶大大的遮阳帽,散发着无比青春的气息。一看到我,芝芝就往我身上扑过来,羨煞同行的朋友,纷纷亏我们「哎呦小别胜新欢」之类的话。

    接着我们就跟其他人分开走,回到两人的甜蜜小世界。在客运的路上随意聊着,不得不说,两个礼拜不见,芝芝似乎更漂亮了,笑起来的眼神除了亮丽之外,

    甚至还多了些娇媚跟……诱惑。忽然间芝芝往我腰间捏了一把,说:「干嘛?没看过正妹看呆了喔?」。

    「对啊,这么正的妹坐在我隔壁,当然看呆了」。

    「出个国变得更会说话了呢,那晚上给你奖励一下吧」。

    「什么奖励?你要把自己装在箱子里当礼物送给我?」。

    「哼哼,奖励就是你一个礼拜不准碰我」。

    「这哪是奖励啊,这是惩罚吧?」忍了两个礼拜,结果还要再忍?天阿根本是酷刑。

    「不管,谁叫你让我等两个礼拜,你要多等我一个礼拜。不过一个礼拜后会给你一点补偿」。

    「什么补偿?」。

    「鱿鱼丝要在他家开趴,到时会有很多人去,也会有很多正妹,让你看个过瘾」。

    「只能看吗?」我故意说这句话逗芝芝。

    「你敢就试试看!」芝芝往我的裤裆里大力拍了一下。

    这个礼拜忙着处理回国后的结案作业,没什么时间跟芝芝相处,更别说去她的住处恩爱一番,想想也没什么被惩罚到的感觉. 不过想起视讯中看到她跟鱿鱼丝的前戏,我就觉得这场生日趴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是又有一堆人在现场,而且鱿鱼丝的女友也在,事情又要怎么发生呢?。

    到了当天下午,我去载芝芝,原以为她会打扮的特别亮眼,结果却是很平常的牛仔裤加T- shirt,十分朴素。

    「去开趴穿那么普通喔?也没准备生日礼物?」。

    「又没差,鱿鱼丝说人到就好,又不是什么开幕晚宴」。

    骑了一会车,抵达鱿鱼丝在郊区半山腰的家里. 三层楼的独栋透天,佔地不小,除了专属的停车间外还有庭院花园,风景不输从阳明山往市区看呢。有钱、会说话、长得也不错又搞剧院,真的是人生胜利组. 停好车按电铃,鱿鱼丝出来迎接,看到芝芝,他的眼神为之一亮,里头还有着极力压抑但仍掩盖不了的欲望。

    他依边带我们进去,一边介绍。

    「这个房子是以前长辈留下来的,当时嫌有点远,没想到变成离市区近的小豪宅,热门的很,平常需要请清洁人员来整理。今天因为家人都不在,正好拿来开趴」。

    「一楼是客厅跟厨房等生活空间,二楼是健身房、视听室跟客房,三楼到五楼才是我们住的地方,但是因为人没那么多,所以有些房间就当储藏室用」。

    到了客厅,正在张罗饮食的鱿鱼丝女友也跟我们打招呼,是个很符合主流男性审美观的正妹,大约155的身高,艳丽的长相、丰满的胸部但腰却满细的,还有一双修长的美腿。能够说明得这么详细,是因为她穿着热裤跟小可爱,由於芝芝就在身边,我不敢太猪哥,打过招呼后就找个个位置坐下,跟其他已经先到的陌生人瞎聊几句。

    又过一阵子,人陆陆续续地来,大约有十几位。大部分都是鱿鱼丝剧场的朋友,果然正妹不少,而且各种类型都有,真是大饱眼福。话题主要都是谈戏剧跟电影方面的事,顺便听了不少八卦。有的人聊开心了,还站起来演个几段,气氛非常嗨。啤酒、红酒,甚至伏特加等不停混着喝,八点多就有人先阵亡,送到客房去睡觉了。至於我,趁着之前上厕所的空档,吞了好几颗解酒药,喝酒时也偷斤减两的,

    所以意识一直都还相当清醒。然而眼看醉倒的人越来越多,只剩下我、芝芝、鱿鱼丝跟鱿鱼丝女友。判断时机差不多了,就跟着装成有点醉意,刻意讲话带点舌头. 鱿鱼丝看到我这样,并没有多灌我酒,反而把目标集中在他女友,这就一定有鬼了。很快的他女友就不醒人事,被鱿鱼丝搀扶到楼上休息。芝芝看我有点醉,就问我说还能不能骑车回去。

    「应该……不太行,晚上骑山路危险. 在这边待一晚……好了」。

    「那我就去问鱿鱼丝还有没有空房啰」。

    「好……我睡一下……你等等再叫我。」说完我就直接倒在沙发上,一副睡死的样子。

    大概过了十分钟,芝芝一直都没有下来,想必是鱿鱼丝出手了吧?一想到这里,我立刻跳起来,蹑手蹑脚的往楼上走去。为了不被发现,每一步都跟忍者一样小心,也因此花了不少时间. 再加上三楼之后还要一间间的寻找,时间上的拖延加上即将目睹现场的期待,让我紧张到连自己的心跳都听得一清二楚。

    好不容易在五楼找到了他们,但是并没有传出预期中的激情呻吟,反倒是正常的说话声,只是音量很轻,无法听清楚内容。我往门边靠过去,幸好没有锁起来,透过间隙勉强可以看到半张床的状况. 床大约有三人宽,非常大,鱿鱼丝的女友躺在最远处,鱿鱼丝则是把芝芝抱在怀里,像情侣一样甜蜜地说着话。看到这一幕,我的下半身立刻硬了起来。

    「你女友就在旁边耶,你不怕被发现吗?」。

    「当然不怕,我刚刚有在她的杯子里放了半颗安眠药,她会一路睡到天亮的」。

    「你很坏耶,对你女友下药」。

    「还不都是为了我的宝贝芝芝,这样我才能好好享用你嘛」。

    「我男友还在楼下,他等等会醒来啦」。

    「是吗?我看他也醉得差不多了,而且你不是叫他这个礼拜都不要碰你?说不定他正在做春梦,醒不过来的啦」。

    「还不是你叫我这样做的。叫我到今天为止都不可以让他碰」。

    「因为我要好好享受我的生日礼物嘛。」说完,鱿鱼丝就往芝芝的唇上吻去,

    芝芝也十分顺从的配合。原来芝芝不跟我恩爱是鱿鱼丝的指示,自己的女友这么乖巧的配合别的男人,不把男友放在眼里,实在是太刺激了。
    芝芝看起来早已情欲破表,鱿鱼丝的手都还没有动作,她就急着把鱿鱼丝裤子的拉炼解开,隔着内裤摸他的肉棒。鱿鱼丝见状,也立刻跟进,将裤子和内裤脱掉,露出半软的鸡巴。即使是半软,也比我全硬的时候长,芝芝的唇离开鱿鱼丝的嘴,低下头含他的鸡巴,右手还帮忙套弄。鱿鱼丝舒服的「喔」了一声,将右手伸向芝芝的屁股摸着。

    含了一会,鱿鱼丝把芝芝的头抬离,将她的身体放倒在床上,迅速地在芝芝抬起屁股的配合下把牛仔裤连同内裤一起脱掉,把自己的头埋进芝芝的双腿间.这次换芝芝发出娇喘,担心怕被听到,还咬着自己的手背。但是挡不住鱿鱼丝高超的舌头技巧,不停地「嗯~嗯~」的叫着,身体也不时弓起来,到了最后,甚至用双手抱住鱿鱼丝的头。

    「宝贝,舒服吗?」。

    「好……好舒服……我去了两三次……」鱿鱼丝的技巧真不是盖的,竟然已经让芝芝高潮了两三次。

    「接下来让你更舒服……」鱿鱼丝把芝芝的身体抬起、转向,让屁股翘高,此时的芝芝整个头都埋在枕头里,鱿鱼丝一手扶着芝芝的腰,一手握着自己的鸡巴,对准芝芝的密穴直接一桿进洞。

    「喔~」芝芝兴奋到几乎要把枕头咬烂,鱿鱼丝一进去就全力冲刺,每一次的肉体碰撞都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床铺摇晃的程度像地震一样,但鱿鱼丝的女友因为被下了药,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轻……轻一点,要坏掉了……」芝芝抬起头求饶。

    「终於吃到你了,当然要好好吃阿」。

    「你……你今天……可以慢慢……吃……阿……怎么吃……都……可以……」。

    鱿鱼丝把抱起来,自己则坐在床沿,形成另一种后背式。这种姿势如果是坐在床上不方便施力,仔细一看,鱿鱼丝是微微半蹲着,而芝芝的双手则是扶着邻近的衣柜形成施力点. 鱿鱼丝的双手伸进芝芝的T- shirt里,大力抚摸着双乳跟乳头. 大概是觉得这样不方便,鱿鱼丝一会就把芝芝跟自己的衣服脱掉,让两人完全赤裸的密合在一起。少了衣服的阻隔,芝芝的身材此时在我眼前一览无遗,每一次的抽插都让她的身体上下震动,鱿鱼丝的双手则是掌握着她的乳房,用指头挑逗着乳头. 芝芝此时的表情已经可以说是沈溺在快感之中了。

    「芝芝宝贝……」。

    「嗯……?阿……」。

    「喜欢被我干吗?」。

    「喜欢……你的肉棒……好大……比我男友的……大」芝芝彷彿知道鱿鱼丝想听到什么答案,自己先主动说出来了。而且这也是我想听到的,真是体贴的女友。虽然很想看着实况打手枪,但这里是别人家里,要善后很麻烦,也怕被发现。是说自己女友都被「别人」吃了,还在担心人家家的环境,实在是有点奇怪。

    「那你以后怎么办?小肉棒能满足你?」。

    「不能……阿……人家……会……不习惯……小肉棒……会想……吃你的大

    肉棒……」。

    「可是我要先照顾我女友,你要排队呢」。

    「好……人家……可以排队……」。

    鱿鱼丝把芝芝的身体转过来面对面,两人忘情地舌吻着。接下来鱿鱼丝把芝芝放在床上,变成传统的传教士体位。但是鱿鱼丝并没有把鸡巴放进去,而是带着笑意地看着芝芝。

    「快点放进来啦……」。

    「要看你的诚意呀」。

    「人家都被你吃了还要什么诚意……好啦,芝芝……想要鱿鱼丝的……大肉棒」。

    「好。」鱿鱼丝再一次的全力冲刺。

    「喔……」芝芝双脚紧紧地夹着鱿鱼丝,双手也抱着鱿鱼丝的头. 鱿鱼丝不停地吻着跟咬着芝芝的脖子。

    「会被……发现啦……阿……」。

    「你就说是被蚊子咬嘛。嘿嘿」。

    「被……被你这只坏蚊子……」。

    「芝芝……我想射了……」从开始插入到现在,大约过了十分钟吧,并没有

    特别持久,但是从芝芝的反应看起来,我觉得她在肉体上获得的满足是远比时间长来得更大,这个应该跟鱿鱼丝很会调情有很大的关系. 毕竟能够让芝芝主动出这些淫秽的话,意味着芝芝在心理上已经是完全接受鱿鱼丝了。

    「好……射进来……今天……芝芝是鱿鱼丝的生日礼物……」。

    鱿鱼丝射了之后,两人没有分开,还是紧紧抱在一起。

    「芝芝,你今天真美,又好性感」。

    「还用你说,你喜欢这个生日礼物吗?」。

    「当然喜欢,喜欢到我想要天天过生日」。

    「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喔,再过不久是我生日,换你当我的生日礼物好了,嘻

    嘻」。

    「当然没问题,我们去洗个澡吧,休息一下再来」。

    鱿鱼丝把芝芝扶起身,两个人进到房间里的浴室。万一出来时被发现就惨了,於是我趁现在回到一楼客厅沙发上躺着装睡。过了一会,芝芝下来叫我起床,说四楼有个房间可以休息,扶着我上去。靠在她身旁,肉体接触的气味并没有因洗澡而消失,还是有着淡淡的残留,芝芝的脸色也带着高潮下的红晕。倒在床上后,芝芝并没有跟着躺在我身旁,而是确认我没有反应后又离开房间. 此时我经没有力气再去看他们大战第二场,刚刚身心理上的刺激让我被睡意浓浓包围,很快就倒下了。

    隔天起床,跟大家一起去山脚下吃豆浆后,就各自解散了。我问起昨天睡后的状况,芝芝说没什么事,就跟鱿鱼丝他们聊比较晚,有约好等芝芝生日时也会开趴当作续摊。

    「你昨天是怎样啦,裤子一直硬硬的,看到太多正妹想做坏事齁」。

    「哪有,明明就是你都不让我碰,一直憋着才会这样」。

    「这么乖喔,好啦给你呼呼」。

    这种呼呼哪够看,昨天晚上的呼呼才是我要的,希望下一次开趴不要像昨晚一样,只能看什么都不能做,太折磨人了


目前能找到的就这些啦,谢谢支持,喜欢的多多回复哦~助我早日脱离1024,谢谢各位聚聚啦!
TOP Posted:2018-01-20 18:48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