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大秦妖孽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大秦妖孽
字太白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2771
威望: 344 點
金錢: 1191 USD
貢獻: 4047 點
註冊: 2017-01-26


大秦妖孽



大秦妖孽
第一章演戏鸡上架
    骊山是秦岭山脉的一个支脉,山上四时有不凋之树,三春有飘香之花,景色迷人。 这里山形秀丽,峰峦起伏,远远望去,好似一匹凝神远眺,跃跃欲奔的苍色骏马。
    这里是西安最有名的旅游胜地,但现在却被特种兵大队征用,作为丛林战的训练场。
    孟灵趴在一座山岩之上,身上的特战服和山岩上的青苔同为一色,远远望去,绝对不看出这块巨大的山岩上还潜伏着一个人,手中的狙击枪瞄向山下茂密的丛林。
    山风呼啸,雀鸟惊飞,一群身穿同样特战服手臂上绑着红丝带的女兵从瞄准镜中显露出来。
    “一群菜鸟。”孟灵苦笑:“这就是老同学萧蔷训练了三年的特种兵,恐怕一到战场,就被人报效了。”
    按照普通军队的标准,这群靓丽女兵做的已经很出色,每个人的潜伏位置都经过精挑细选,既可以有效的避开山顶的狙击手,也可以相互呼应。
    但是对于一个打过丛林战,以无数军功荣升为特种部队上校来说,这群号称西安特种兵之花的特战大队,完全是一群生瓜蛋子。
    真正打过丛林战的特种兵,不仅要注意脚下的地形,还要注意树上的动物,鸟雀的惊飞,足以暴漏藏身的位置,成为狙击手的目标。
    “嗯,这小/妞不错,柳眉凤眼,精致的鼻梁,红润的嘴唇,我/日,没想到萧蔷的手下美人坯子不少。”孟灵坏笑的看着躲在大树后面,慢慢挪动狙击枪寻找目标的漂亮兵妹妹,随着狙击枪的移动,那秀丽的俏脸。
    虽然狙击枪中装的是空包弹,但是每秒三千米的射速,打在脸上绝对是毁容。
    “对不起了妹妹,谁让你这个地方这么突出。”孟灵手中的狙击枪瞄准了美丽女兵,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啪”空包弹擦着树皮,准确无误的命中目标,密林中同时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
    孟灵在眼前画了个十字:“阿门,神会保佑你的。”身体扭动,就像一条蛇滑下岩石,匍匐潜行五十米,再次沉寂潜伏下来。
    刹那之间,几颗子弹同时射中孟灵藏身的岩石,激起几朵白色的小花。
    一个开枪的女兵慢慢的弓起身子寻找战果,特战服那肥大的裤子,依然掩饰不住完美的曲线。
    “妈的,朝这个地方开枪简直是辣手摧花。”孟灵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随着一声轻微的枪响,一朵白色的小花盛绽在女兵隆臀上。
    枪响的瞬间,孟灵如同一只猎豹,悄无声息的窜上一棵大树,潜伏在一丛茂密的荆棘丛中。
    “孟灵,你怎么这么猥琐,女孩子这两个地方也是可以开枪的。”耳麦中传来萧蔷咬牙切齿的声音。
    “演戏开始的时候,你可是跟我说一切要贴近实战,我完全是在执行你的命令。”孟灵一本正经的道。
    居高临下,山下藏匿的女兵一览无余,孟灵已经没有心情陪这群生瓜蛋子玩这场无聊游戏,简直是没有一点挑战性。
    三百米以外,萧蔷玲珑起伏的娇,躯出现在瞄准镜中,这位号称西安军花的第一狙击手,和自己一样,攀上了一颗大树,圆鼓鼓的雪峰紧贴在斑斓的树皮上,不用看也知道挤压的变了形。
    “萧蔷小美人,压得这么狠,我会心疼的”孟灵轻声笑道。
    萧蔷一惊,知道自己暴漏了,伸手拽住一枝树枝,柔美的身体极快飘落在地,瞬间枪响。
    “孟灵,我要杀了你。”耳麦中再次传来萧蔷的怒吼。
    孟灵撇撇嘴:“女孩子这个地方本身就是打枪用的,我只不过是替你老公开了第一枪。”
    “等演戏结束,我一定阉了你。”耳麦中传来萧蔷咬牙切齿的声音。
    “别呀,老同学,那里虽然很疼,最多晚上我放弃休息帮你揉揉。”孟灵一边坏笑,身体贴着树皮滑下大树,早已攥住的一块石头抛出百米开外,随着几声枪响,孟灵已经窜上了鸡上架。
    鸡上架,顾名思义,这里是从东绣岭通往西绣岭的一段险道。游人到此手足并用盘旋而上,如同鸡上架一般,故而得名。
    这里就是孟灵选择的最后战场,一侧是无尽的深渊,不用担心敌人潜行上来,凭借手中狙击枪,完全可以封锁前面的战场。
    耳麦中传来萧蔷轻微的哭泣声,孟灵心中一阵愧疚,自己连开三枪全部命中,但是全打在女孩子最娇,嫩的地方,尤其是萧蔷中的那一枪,不会是自己用空包弹给她破/处了吧!
    “萧蔷,萧蔷,你怎么样,要不你宣布演戏结束算了,如果伤的很重,就去医院看一下。”孟灵急问道。
    虽然孟灵在追问萧蔷的伤势,但是作为一个老兵的自觉,并没有暴漏自己,他心中很清楚,性格坚强的萧蔷,不会这么轻易认输。
    果然,耳麦中传来萧蔷磨牙的声音:“没那么便宜,姐妹们,给我瞄准打,这是一个极品老兵油子,一定给我把他打成阳痿不举。”
    “我/日,你不用这么狠吧?”孟灵打了个哆嗦,萧蔷可是说到做到的主儿,自己二十二岁就积功上校,可以说是全军最年轻的校官,要真的被这女魔头给阉了,恐怕就成为军中最大的笑话。
    演习的规矩,只要被空包弹打中就算是壮烈牺牲。成功完成了斩首行动,剩下的二十七个女特种兵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
    孟灵斜倚在一块凸出的岩石上,静等下一个目标出现。
    时间静静的流逝,女特种兵已经完成了搜索,目标锁定在鸡上架。
   
正文 
       
第二章龙蟒来袭
    瞬间,几十颗冒着黄烟的催泪弹抛了上来。
    “我/日,你们要不要这么凶残。”孟灵快速的从军备袋中取出防毒面具,戴在脸上这才敢呼吸。
    浓密的黄烟已经将鸡上架笼罩,虽然经过层层过滤过滤,空气依然辛辣,孟灵强行忍住咳嗽的冲动,现在只要一动弹,就会成为狙击枪的标靶。
    几十杆阻击枪,就连孟灵也不敢等闲视之,万一这群女兵忠实的执行萧蔷的命令,在男人最脆弱的地方开上几枪,虽然自己身上穿的是华夏最新一代的避弹衣,但是疼痛总是难免的。
    耳麦中传来萧蔷声嘶力竭的声音;“姐妹们,向着鸡上架全力开枪。”
    孟灵一愣,怒声道:“萧蔷,你已经中弹退出演习,没有权利指挥部队。”
    耳麦中传来萧蔷带着哭声的呐喊:“孟灵不要动,你头上有蛇。”
    一股恶寒顺着脊背蔓延全身,孟灵飞快的转过身来,手中的狙击枪连续打出四发子弹。
    一颗硕大狰狞的蛇头出现在黄烟上面,似乎也被催泪弹刺鼻的气味熏的五荤六素,闭着巨眼晃动脑袋,獠牙林立的巨嘴中吞吐着长鞭似得鲜红蛇信。
    我/日,孟灵打了个寒战,不是没见过蛇,在金三角执行任务,水桶粗的巨蟒屡见不鲜,但是这样巨大的蟒蛇却是生平仅见。暴漏在黄烟上面的恐怖脑袋,就有一个水缸那么大,头顶上还有一支独角笔直如剑。
    这还是蟒蛇吗!,怎么和传说中的蛟龙差不多?
    萧蔷,你可是害死哥了,西安这么多风景区,你将战场选在什么地方不好,偏偏在鸡上架。这地方连个逃的地方都没有。
    “孟灵坚持住,我已经呼叫上级请求支援。”耳麦中萧蔷哭喊道。
    “萧蔷,哥坚持不住了,下辈子在给你破/处吧!。”孟灵伸手拔出拴在小腿上的狼牙军刀,狙击枪中全是空包弹,打在蛟龙身上只能让它疼痛惹它暴怒,只有狼牙军刀或许可以一拼。
    但孟灵也没抱太大的希望,狼牙军刀虽然是华夏最高科技产品,融合了天外陨铁和几种稀有金属,手臂粗的钢管一刀两断,只有最优秀的特种兵才允许佩戴。
    但这军刀只有一尺七寸,就连蛟龙嘴中的獠牙都比它长。
    山风急吹,黄烟逐渐消散,蛟龙已经睁开狰狞的巨眼,开合之间冷电四射,石头上渺小的人类已经成为它的目标。
    “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虽然哥这小身板还不够你塞牙缝的,但是你想吃我,我也得弄你一嘴的血。”蛟龙的巨嘴越来越近,孟灵嘴中依然在碎碎念。
    蛟龙嘴中寒光四射的獠牙都已经清晰可见,就像一排排尖刀组成的密林,孟灵心中清楚,只要让这张嘴咬中,就是身穿最新科技的避弹衣也得咬成稀巴烂。
    蛟龙身上的鳞甲都有铜镜大小,坚韧程度可想而知。就是可以砍断钢管的狼牙军刀,孟灵也不敢保证可以刺穿它的鳞甲,如果不小心被挂在上面,就是不被它咬死也得砸死不可。
    要想活命就得死中求活,就得舍死一拼,作为一个特种兵王,孟灵不缺乏拼死一战的勇气,嘴里还在和萧蔷最后的告别:“萧蔷小美人,别哭,下辈子哥保准先给你破/处。”
    双,腿弯曲,眼见鲜红的蛇信就要扫到防毒面具,孟灵矫健的身躯已经窜进蛟龙张开的巨嘴之中,堪堪避开锋利的獠牙,手中的狼牙军刀毫不犹豫的扎进蛟龙喉咙。
    这是孟灵在金三角学会的对付巨蟒的方法,蛟龙的鳞甲坚若精钢,但是喉咙里的软肉却和普通动物一样,只要卡在它的喉咙上不被吞入肚子里,就有存活的希望。
    耳麦中传来萧蔷撕心裂肺的哭喊:“孟灵,只要你回来,什么我都答应你。”
    耳麦中已经没有孟灵荤素不忌的调笑,狼牙军刀已经在蛟龙的喉咙中划开一道一米多长的血口,喷涌的鲜血已经将孟灵魁梧的身躯淹没。
    透过防毒面具的玻璃眼罩,视线中全是猩红的血水,但孟灵依然没有放弃,一手攥住蛟龙的喉骨,一手握住狼牙军刀全力的劈砍,他心中很清楚,不管这东西是蛟龙还是巨蟒,消化食物的方式全都一样,就是用带着强酸的胃液将食物融化。
    自己只有在胃液被蛟龙挤压上来之前,劈开蛟龙的喉咙,才能九死一生。
    生活很美好,哥还是处男,如果死在美女的肚皮上还勉强可以接受,但是成为蛟龙的食物,孟灵感觉很憋屈,挥舞狼牙军刀的手臂更加的用力。
    蛟龙血如同水潭将孟灵侵泡其中,顺着避弹衣的领口向着避弹衣里灌,火,辣疼痛的感觉让孟灵神智模糊,但是依然没有放弃破腹而出的打算。
    蛟龙嘶吼,腾空盘旋,一头向着无尽的深渊扎了下去。
    萧蔷紧握手中的狙击枪,悔恨自己为什么没带上几枚实弹。
    天空中直升机螺旋桨旋转犹如雷鸣,哒哒的枪声不绝于耳,打在蛟龙鳞甲之上,火光闪烁,子弹却被弹开。
    蛟龙从悬崖上飞落,转眼没入深谷不见踪影。
    武装直升机依然在山谷上方盘旋,已经寻找不到目标。
    孟灵双,腿卡在蛟龙的血肉中,一手握住蛟龙的喉骨,感觉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蛟龙躯体不断的乱摆,比山风更加强劲的气流从蛟龙腹中喷涌而出,带起的飓风让蛟龙血喷洒而出。
    “我/日,这条蛟龙是想将自己吐出去在来一口。”蛟龙血已经渗透了防毒面具,孟灵感觉到蛟龙血顺着全身毛孔流进身体,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就像是在烈火中一样。
第三章月神大人
    身体在软化,还有缩小的迹象,穿在身上紧身避弹衣越来越大,就像是一只滴水不漏的口袋,顺着领口不断的灌进蛟龙血。
    身体中剧烈的疼痛让孟灵神智模糊,但求生的念头,让手中的狼牙军刀不断的砍劈蛟龙血肉,老子一定从这里走出去。
    轰的一声巨响,蛟龙终于支持不住,从半空跌落地上,巨大的震荡力让孟灵差点昏迷过去,但也让不断劈砍的狼牙军刀终于破开坚,硬的蛟皮鳞甲,孟灵的脑袋从蛟龙颌下钻了出去。
    山风呼呼只响,听在孟灵耳中却犹如天籁,老子终于活着出来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机,就像是被狙击手锁定一样,孟灵一动不敢动,任凭一双手将自己从蛟龙颌下拉出去。
    身上的避弹衣被蛟龙的骨骼卡住,孟灵就像是是蛇蜕皮一样,露出光洁溜溜的身体。被人平放在地上。
    孟灵不敢睁眼,空气中弥漫的杀机很浓重,而且也不是自己熟悉的气息。也不知道自己被这条蛟龙带到什么地方?。
    “蒙恬将军,二王子虽然被我和大司命从蛟龙腹中救出来了,但现在昏迷不醒,我需要用阴阳术法来救治二公子,不能让人惊扰,你还是带领军队先回去,向大王禀告一声喜讯。”柔美的声音就像是深谷的流泉,潺潺动听。
    但是更让孟灵疑惑,华夏各大军区好像没有一个叫蒙恬的将军,而且还有什么大王,你当是土匪,还占山为王。阴阳术法是什么东东,不应该先叫直升飞机送老子去医院吗?。
    就听那名叫蒙恬的将军道:“不知月神大人什么时候将二公子送回王宫,王宫中御医众多,可以帮二公子治疗。”
    一个犹如黄莺初啼,声音虽然美,妙动听但却散发出一股让人心寒的冷意:“难道蒙恬将军信不过月神大人,竟然肯定王宫中的御医能救治二公子?你可知道龙蟒血中含有剧毒,如果蒙恬将军有信心,那就请带着二公子离开。”
    这条龙蟒究竟带老子来到了什么地方,孟灵心中更是疑惑,老子什么时候成了狗屁的二公子。
    就听蒙恬又道:“在下怎么敢怀疑月神大人,既然月神大人要亲自救治二公子,当然最好不过,在下就先向秦王回禀,先行告退。”
    接着就有无数的脚步声传来,还有刀剑撞击的轻鸣,显然这位蒙恬将军统御的士兵不少。接着又传来战马嘶鸣,蹄声如雷,瞬间远去。
    好半响,才听那清澈如流水潺潺动听的声音道:“你可以睁开眼睛了,我们需要谈一谈。”
    孟灵慢慢的睁开双眼,身边俏立一位身材高挑,身穿湖蓝色长裙美女正低头看着自己,两只宽大的袖子中露出一双嫩如春葱的小手,一条深蓝色的束腰将小蛮腰勒的盈盈一握。
    瓜子型的俏脸水嫩光滑,红润的樱唇让人恨不得咬一口,微微开启的红,唇露出一口洁白如玉的银牙,精致的琼鼻上面横着一条洁白的丝纱,将双眼遮掩,一头靓丽的紫发盘成发髻,头上还带着奇怪的发饰,两缕紫发垂落在香肩之上,飘逸的紫发和宽大的纱裙随风飘扬,好像随时都可能乘风归去。
    “我/日,难道这条该死的龙蟒将自己带到了天上,不然怎么能看见仙女。”孟灵筋骨酸软,无力的躺在地上,双眼眨都不眨的看着身边的美丽女子。
    “在管不住自己的狗眼,我就给你挖出来。”冰冷的话语带着无情,孟灵心中很清楚,说话这种声音的女人性格刚毅,说得出做的到,扭头看去。
    说话的女人身穿红黑相间的长裙,紧紧的包裹住婀娜有致的酮体,细腰如柳,秀发漆黑如墨,额前一缕秀发垂在鼻梁上。
    一张晶莹的俏脸好似羊脂玉精雕细琢而成,微带怒意,柳眉凤眼,两颗散发出慑人寒芒的眼睛就像是两颗黑宝石,小巧的鼻梁下是嫣红的嘴唇,就像是两片柔美鲜艳的花,瓣。站在那里静默不语,就像是一尊仙女雕像,但身上无意散发出来的杀气让人毛骨悚然。
    极品啊,这两个都是极品,孟灵双眼发亮:“两位仙子一样飘逸出尘的姐姐,能不能告诉小弟芳名,有没有许配人家。”
    “再敢胡言乱语,我就一掌劈死你。”红裙美女从牙缝中说出来的话,带着一股凌厉的杀机。
    孟灵正色道:“这怎么是胡言乱语,两位仙子简直就是月中的嫦娥,凌波的仙子,既然遇见就是有缘。”
    红裙美女双手横放在小腹上,两只玉手就像是两团燃烧的火焰:“你敢再说一句。”
    湖蓝长裙美女摇摇头,柔声道:“你是什么人。”
    “当然是男人,如假包换。”孟灵正色道,在地上躺了这么久,身体已经恢复了一点力气,挣扎着想要起来,眼神扫过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发出狼一样的惨叫:“我怎么没穿衣服。”随即就被自己的幼小的身体惊呆了。
    血迹斑斑的小胳膊小腿小手,左手中攥着的一尺七寸长的狼牙军刀,竟然和自己的胳膊长短差不多。
    兄弟还在,孟灵松了口气,顿时放下心来。看样子这条龙蟒的血液让自己身体变小,这可是哥赖以生存的本钱。
    扭头看向两位仙女,怒道:“你们怎么不说给我穿上衣服,将我看了个通透,你们可要负责。”

(未完待续)
   
TOP Posted:2018-01-21 23:50 | 回樓主
Blader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78
威望: 9 點
金錢: 127 USD
貢獻: 6 點
註冊: 2012-03-11


好看,期待更新
TOP Posted:2018-01-22 00:31 | 回1樓
无极尊者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552
威望: 56 點
金錢: 557 USD
貢獻: 18 點
註冊: 2015-07-19


1024
TOP Posted:2018-01-22 01:07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